司法院刑事廳回應,我是想要回應那個致豪委員的第二個問題,那首先我們必須要先釐清增加被害人的權利或提升被害人的保障,不等於就是造成被告的不利益。譬如說,你給被害人閱卷權好了,被害人能夠知道案件的內容,但其實並不會造成被告什麼樣訴訟上的不利益。那另外其實至少根據我的實證調查,我們會發現其實在某一些訴訟上的制度設計上,被害人跟被告他們有時候對等追求共同利益的地方,譬如說都會希望集中審理,然後能夠得到迅速、妥適的審判。這跟速審權的追求可能是這個對於被告跟被害人是一樣的。那回答那個致豪委員的問題,但有一些權利確實會有是否有武器對等跟公平法院的疑慮,有一些權利。那像是這個詰問證人的部分,或是是不是增加這個被害人也能夠去詢問被告的權利。那這個部分其實就是我們司法院六月二號開始要討論那個修法的重點。這些權利到底會影響到被告的時候我們給或不給?或是如果要給予他權利的時候,這個權利在行使上要怎麼去設計,那現在還沒有辦法完全回覆委員的問題。那可能要等到我們修法研討會結束以後才會有共識,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