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松廷委員。來,我做會議處理。這一個,各位可以參看會議資料第二本的597頁以下,確實如松廷講的,他們聯合提案委員裡面,即便在背景說明裡面有提到被害者訴訟參加等等,但是我也留意到提案的具體的建議裡面,並沒有touch到這個層面,比如剛剛大家討論很多的獨立上訴權啊、詰問權啊等等,並沒有在制度建構上面提出比較具體的建議,看起來是有考慮過了。但我也不認為說剛剛這些討論裡面會這種攻防會變成倫理無價值或是說變成豎稻草人,因為它畢竟是一個整個全面的去觀照被害人在訴訟地位的一部份。那剛剛也知道院部對這個意見都有一些腹案,甚至已經有一些草案出來了,我相信致豪委員今天提供的一些意見,那個院部在後面政策形成上面也都應該有留意。重點是被害人引入訴訟的那個價值,剛剛那個許籌委分析的非常透徹。如果只是為了滿足所謂的報復而引入的話,跟為了修復而引入的話,在這個基本的前提的不同,那個後面的訴訟參加的程序權利保障的強度,或是它的樣貌就會有所不同。那這當然是立法政策上面應該予以決定跟注意的,那我只能先言僅於此。那我接受松廷委員的建議,那趙委員是不是也可以,我們就直接進入他的文本來討論,還是你還有什麼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