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快速地回答,第一個那個被告和被害人這兩個對稱的概念,應該講那種被告,假設你用三一九槍擊案那個所謂的畏罪自殺的案來講的話,應該不在我們這個範圍內處理的啦!那個是被告被起訴或不起訴處分的一個審查機制的問題,那也就是說也包括被害人,被害人去告了、不起訴了,像蔡學良的案子,那就是檢察官的不起訴或緩起訴機制的審查機制問題,那個是在第四組本來要討論但是沒有討論到,應該是第三組要做的事還怎麼樣,我剛聽許籌委有講,就是那個不起訴,尤其講的是不起訴,不起訴也有被害人,被害人對這部起訴不服,那應該怎麼去保護他的地位的問題,這個是有另外一個題目要做的,也不在現在今天討論範圍,但是有機制,不是毫無機制,那個機制現制看起來還是有一些狀況和問題,所以被拿出來要檢討,那這個有被放到議題內,我記得是第三組的題目,所以可能也不在今天的討論範圍,我大概簡單回答,但是這組我們這組還是有稍微處理到一點點跟被害人偵查中權利有關的事,在第二點講的在資訊的事實掌握,比如我們現在那個被害者不起訴的話看不到卷,你看不到卷你怎麼去喊冤?被害者很冤,那現在至少像我們現在第二點有提到說,你看偵查終結的起訴、不起訴、緩起訴等資料有建置讓他可以有閱卷了解的機會,這是被害人的閱卷權,這個在這裡就有稍微touch到一部分,被害人在偵查中的權利,但是沒辦法全面,全面那一部分的審查機制有另外的功能去做,那大概做這個簡單的回答。

好,那個可以啦齁?那我們來看那個597頁,前面這個帽子的部分,文字上各位有意見嗎?「犯罪被害人乃身心受苦、權利受害的案件當事人,但刑事訴訟法他不是訴訟當事人,尤其生命、身體等受重大侵害的犯罪被害人,面對刑事訴訟法程序孤立無援,僅能暗夜哭泣,未能提高、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有義務協助走出傷痛,然後避免二次傷害的可能,反映被害人的人權、被害人的觀點意見,有以下這些具體的建議」,這大概是我們所有的決議裡面最白話的一次,看得比較容易理解,好,那文字上各位有沒有什麼意見?那如果有意見我們再回來修,因為我們可以從具體作為來看這些討論裡面,一、保障隱私、維護尊嚴,我看那個題目都有個文字會特別上下引號,是裕順委員特別要強調的就對了,是這個意思齁!OK,這裡面講的就是所謂的被害人在公開法庭他的一些姓名個資請求不揭露的原則,那只有這個題目有沒有意見?請,先婉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