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說我其實沒有理解這個建議作為裡面的細項,就文字上面來讀,我其實我覺得我有困難的,那我想提出來的是說我覺得在個資保護的部分不該是有提出申請才有的保障,原因是在實際的例子上面當我第一次開庭的時候,我其實是有被嚇到的,就是我需要繳身分證去確認身分之後,法官會當庭的詢問你說你叫什麼名字、你的身分證字號多少、家裡住哪裡,當庭其實有很多的記者,有很多的人可以參與這樣子的開庭,那我覺得這樣子……然後我覺得第一次開庭我才知道說這是可以聲請,然後我們可以要求不要的,但是我覺得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東西應該要被當庭宣讀或是當庭告知全部的人,或是告訴所有的人,我覺得這個東西其實確認身分的部分、個資的部分,其實可以在事前或是其他的方式去進行確認,而不需要被害人經過聲請之後才能得到這樣子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