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因為婉諭委員把我要講的第一點講過了,這一點我完全附議,我認為證人、被告、被害人原則上來講除非必要,他的個資的無限制公開會造成他們很大的一個傷害,這第一個事情,第二個我其實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這邊講的被害人是只要刑事法裡面的所有被害人都是被害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