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個真的是立法政策的問題,那簡單講就是說我覺得這種生命、身體的是對於人性的尊嚴最大的傷害,所以他特別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