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簡單回一下,我剛為什麼支持婉諭委員,是因為很簡單就是說第一個作為律師我們在卷內已經可以了解被害人的年籍資料等等,所以我們是看的到,不會影響被告的閱卷權,對公平審判也沒有影響,第二個剛婉諭委員提到是在公開法庭揭露個人資訊,那我們我想剛裕順委員提的不是公開法庭揭露個人資訊的問題,以上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