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一下那個裕順老師那個原始提案,其實我覺得這只是一個事實狀態的描述,就是先描述有一群人叫做被害人,那就是全部因為犯罪受害,那只是說我們這個提案是要保障這群人裡面其中劃定出來特定就是特別需要保障的這個部分,那如果假設今天國家像北歐國家一樣這麼有資源,要全部保障OK啊!只是我們考量現實的狀況,所以我們才在後面尤其這邊才展開,那當然我贊同在文字上把我們適用的主體再特別彰顯出來,但我覺得我們是做一個有層次的事實上的描述,所以在這邊要特別跟各位委員再說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