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犯罪被害人光是這樣寫會讓人家誤以為也包括比如說財產性的犯罪,所以我還是贊成說要不然你就是把他「身心受苦、權利受害的犯罪被害人為案件當事人」,還是確定一下,要不然你這樣寫的話會讓人家誤以為犯罪被害人僅限於這樣描述的案件當事人,那實質上犯罪被害人的意涵應該不僅止於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