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家集思廣益一下這個文字要怎麼調整?第一個是普遍性的剛才有講,剛才松廷委員有講普遍性的部分哪一種法益被侵害的被害人都是在這個範圍,也是啦!你說財產被侵害,嚴重的話也是身心受苦、權利受害,這個都應該是,或者這樣講,尤其就是你在強調,要不要寫其中屬於生命、身體等受到重大侵害的犯罪被害人,在這裡有在訴訟上特別保護的必要之類的,然後往下,這樣才能夠把他範圍侷限,就是其中,不是尤其。來,我試試看,「其中屬於生命、身體等受到重大侵害的犯罪被害人,在司法程序中,尤其有特別保護之必要,因為面對」,這樣呢?「因為此類被害人」,這樣會不會比較?應該清楚啦!還是在你們那個白話的文字底下再修?OK嗎?

回到那個第一小點,那個部分現在有一個問題,是要聲請好還是主動好?剛婉諭跟致豪的意見是說法院在碰到這種情形,應該主動就……因為看起來前面有判斷,你看其實還是蠻限縮的,他有在照顧這個公開審判這個倒有,那影響被害人的名譽、平穩生活,顯有影響,那法官如果判到顯有影響,那當然就不要啦!不等聲請了,大概有這麼意思,如果法官、判到法官不用等,不待聲請應該就不揭露了的意思這樣吧!嵩立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