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簡單就是說從刑事訴訟法原則為什麼要偵查不公開、公開法庭審判?既法庭審判他原則上是簡單講最原始的構想,他就是一切要公開的,這是公開審判的一個東西,對,那現在就是說,這裡面個人的問題就是說確實有時候為什麼我們在起訴狀一本主義底下有時候要去跟……要有閱卷?變成閱卷要幹什麼?對方要找那些證人、找那些被害人要作證,其實這是需要律師辯護人要掌握的,然後在法庭上如果都變成一個代號的話,感覺這個審判程序的過程就是沒有……好像是不是真實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