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應該不要在公開法庭的時候,在或是不是公開的法庭,其實我都有參加過,其實從五、六年前一直到現在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就是被害人的代表、家屬的代表也是所有你的身分證字號,甚至你家裡住哪裡、你的戶籍地,然後你的電話全部都是公開的唸,婉諭剛所講的沒錯,去年就是這樣子,我一去的時候我真的也嚇傻了,我不知道那樣的案件也可以這樣子的唸,我的案件就算了,因為那畢竟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沒想到一直到去年、到今年還是一直這樣,其實我們講了很久,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這個司法院、還有法務部完全都聽不見,可能我覺得真的高官比較聽不見基層人民的聲音,我現在不是在講,我是對事,我不是對人,現在有司法院的代表也有法務部的代表,但是你們都不是握有權柄的人,我今天希望說……希望今天這番話你們回去可以跟你們的長官能夠講一講,真的其實有很多事情你們早就該可以做了,甚至立法委員、那些講酸話的立法委員,看衰我們這個司法改革委員會的委員們、立委們,其實他們才是最可惡的人,如果今天他們盡責的話,今天我王薇君需要坐在這裡嗎?我大概沒有資格吧!因為你們法都修好了嘛!那既然不認真又沒腦,那我們今天這個多人來協助在處理這樣子的一個司法改革,如果你還在酸我們的話,以後你只要酸一次,我一定就公開的嗆你一次,就讓你完全沒面子,我現在就這樣講,你哪一個立委如果繼續在那邊搞那個政黨對立的這個惡鬥的話,你們不做事那就閉上嘴,你再講司改委員怎麼樣,你再唱衰我們司改會,我就跟你們沒完沒了,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