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有一個疑惑是我不知道應不應該提出來討論的是說,這邊提到的是偵查結束終結以後的部分,那我不清楚在偵查中的部分是不是應該也要給被害人同樣知情的權利?那我會提出這樣的意見是因為在我們的狀況是,其實在偵查中的過程中持續地被告知是偵查不公開,所以我們無從得知所有的資訊,包含對方的鑑定結果等等,然後包含什麼時候會起訴等等,其實我們是不知道的,那我在想的是這個部分讓被害人知道好像不會影響到什麼權利或是影響到什麼部分,當然他不需要全部的揭露,但是不是能夠讓被害人在偵查中的階段知道現在進行到哪裡會是對被害人的一個尊重,那這是我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