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底從他的角色地位,搞不好是被害人的家屬沒有錯,可是到底那真真假假那很難弄清楚,有顧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