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好不好?今天大概來不及討論到致豪關於被告在進行中、偵查中資訊的取得權,那我認為被害人應該、或許還是有一部分應該要賦予啦,但是裕順委員講的那個例外能夠理解齁?那被告可能也有在那個資訊取得上面也有那個例外應該被注意到的,我們到時候那個位置再一起處理,先維持它現在的這個架構好不好?志豪幫忙記一下這個問題,如果有討論到那個被告偵查中資訊權的--這個是偵查中的資訊取得權,那致豪處理那裡只講被告而已,沒講到被害人,那被害人偵查中的資訊取得權講的這些……茲事體大一點,現在釋字737讓被告開了一個可能閱卷權的門,那被害人在偵查中要不要閱卷權?這個可能就另外一個思維了。還是只是一個被告知權?因為如果按照現在的寫法是被告知權跟閱卷權都是要予以保護的。但是這裡面都是一個……相對只是一個政策指引,那個在實踐上要把它法條化都還要有一些討論,只是應該朝這個方向來做的意思啦。好,那第二案的部分,各位文字上如果沒有意見,我們先這樣過好不好?

好,然後第三個部分,法庭保留被害人席,這個文字上各位……需要用「Bar」嗎?我們大概比較少這樣寫吧……我們大概知道,美國的話就叫「Bar」……「應於法庭審判區域內設置被害者席位」。還是「應於法庭內」就可以?你的意思是在那個柵欄裡面?你叫做「審判區」喔?一般我們是這樣形容那個地方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