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樣呢?齁,志峯委員……簡化啦!就不要寫那麼多了,那一串。OK?這樣可以嗎?可以齁,那個是一個文字的修正。

好,來,第四,「紛爭解決一次性」。這個剛剛有講到一個損害賠償,日本的制度,那剛剛那個院部的幕僚有再報告,應該是尚瑜法官嘛!是不是我們現在有所謂的附帶民事求償,就是說你被告被起訴以後,被害人在那個刑事程序提起一個附帶民事求償,比如請求一千萬的賠償,這麼說好了。那為什麼這裡會特別強調「一次性」的原因是,大概現在的現制,即便受害人很鼓勵說刑事庭的法官應該判完案子,如果認定有罪的話,應該民事部分要一起處理,但現實上有一些困難,所以大部分的案子都再移轉給民事庭後續處理。所以在宣判的時候只會判被告有罪沒罪,罪的話啦!無罪的話當然就是會把附民的部分就處理了。如果是有罪,就只有有罪,那人們會說,那我提起附帶民事賠償,那你法官怎麼樣,法官說法律上許可我把它移轉給民事庭去處理,所以就沒有一次性,後面會掛一個……那個真正的附帶意義就沒有了啦!因為本來附帶是附帶你在這個刑事程序上面,一方面減免裁判費用,因為刑事附帶民事就不用繳裁判費用了;二方面希望你一次解決,你認定他有罪,那個侵權行為應該就成立,那你就判要賠或要幹嘛,但現在大部分的案子是移到民事庭,就等於對被害者的保護來講,它沒有辦法一次性的解決他民事跟刑事的糾紛。大抵是這個提案的要旨在這個地方。

好,那這個,在現制底下……應該你沒有意思要引入損害賠償令啦?沒有啦齁?應該還是在現行的這個附帶民事損害案件裡面。這個老實講,不修法也做得到啦!只是要不要做的問題啦!不修法,我們現在刑事庭的法官就是有權連附民一起處理,只是現在如我剛才講的,現狀有這個困難,這個「減輕被害人所」……你要修法嘛?「修法規範藉同一審判程序解決民事、刑事糾紛」……如果要修法的話,等於這個會變成是附民可以移轉的例外,不准他移轉,你就是要把我給處理掉,會變成這樣嗎?因為如果不是一個損害賠償令,就是在既有的附民程序裡面把那個移轉條款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