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贊成一次解決啦!那我在高院當刑事庭庭長的時候,我們那一庭我原則上都要求附民要一起解決,所以我們那一庭,我印象中我在當庭長的時候,都一起判掉,那我在最近一樣有看到德國的一個裁判,那他是寫在同一個判決,刑事判決書裡面附帶的就是寫民事的賠償金額,那這樣子就可以減少法官的一些精力,那目前實務上做不到的因素之一,常常是有一些案件還在需要調查,沒有辦法說馬上一次就做決定。那如果說……事實上有很多案件只是單純請求慰撫金的案件,應該都不需要再調查,但是因為有的刑事庭法官因為他長期辦理刑事案件,很少辦民事案件,那他們的說法是說他不會寫民事判決,所以常常會是用這樣的理由……就是說心態上,這樣的理由把它移到民事庭啦!

所以我想……為了減輕當事人的一個勞費,那我個人也是贊成原則上應該是要一次解決,最好我們這……因為之後有要檢討裁判書的簡化或通俗化,這一部分也許我們可以不可以來檢討,參考外國的一個做法、情況,能不能在同一個判決書把它解決掉?但是我想還是可能要保留一個例外啦!因為有時候如果說民事案件,牽涉到民事,還有很多需要調查的時候,如果說一定要跟刑事案件一起調查,可能會延宕刑事案件的一個結案時程,所以我是建議,是不是我們不要那麼僵化?就是說原則上是要一次裁判,除非要經過……複雜案件需要長期調查的情況,有這個例外,才可以移到民事庭。

那我好像有看到冤平的那本介紹德國的法官及其被害人那本書裡面,有提到德國情況大概也都是一次把它裁判掉,但是,好像也有一些案件移到民事庭,但是在民事庭是不受刑事庭拘束的,它獨立地做判斷,所以移到民事庭的好處是說,多一層、多一個法官來檢視這個案件的正確性,那在德國就有發生說,民事庭法官認定的結果跟刑事庭不一樣,那後來呢,刑事庭反而是再審成功,就是說採取民事庭的一個意見。那基本上我相信,大部分的案子,會有這樣的歧異應該是不多啦!所以我原則上我贊成說在刑事庭一次解決,那只是在極端例外,才同意刑事庭法官把它移到民事庭。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