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說明一下,比如說……以前遇過的例子,就是說其實受命法官他很願意把這個附帶民事訴訟在刑案的時候一起判掉,可是因為法律規定說你這個附民案件的審判庭要跟刑事案件審判庭一樣,那那個刑事案件是合議庭,所以就變成你要開這個民事案件也要刑庭的三個法官一起,那可能他的審判長就覺得這樣太麻煩,不願意。但制度上來講,就是說,對刑事庭法官而言,我裁定移出去也是結案,然後我自己很辛苦地把它斟酌完、判掉,也是結案,所以我才強調說我們要有制度性的誘因,就是說除了法律以外,我們可能在司法行政或是其他部分要鼓勵我們,達成……就是說讓我們刑事庭法官願意去落實法律這個精神,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好幾個層次可以配合來追求的目標。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