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補充一下,事實上在當年,我在刑事庭當庭長的時候,我也了解,就是說要有誘因啦。那當時有提供的誘因就是說,你結掉附民的案件一件,也是一樣抵刑事案件一件喔,有這樣的誘因,但是呢,沒有用,大家還是一樣移。所以這一部分,這個誘因可能不大,因為基本上牽涉到法官的人力問題;那現在刑事庭法官人數是比民事庭多,那麼一講到人力問題,在表決上,民事庭法官絕對是表決輸刑事庭。所以這一部分,當然司法行政要努力啦,但是立法上,怎麼樣子讓它更有它的強制性而不流於形式?也許需要大家再思考一下。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