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其實它已經限於前面那種類型了啦,那種類型就如您所講的,如果是生命跟身體的這種類型,以附民來講--你如果說財產犯罪真的就麻煩了,你如果人數又多,那曠日廢時;那像這種生命跟身體這種重大犯罪的類型的話,就如您所講的,應該要一起判出那個民事賠償不是那麼困難。所以原則上要求應該強制它不可以移送,讓它沒有--也不要找制度誘因了,你就是給我判掉就對了,除了有例外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