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先澄清,剛剛那個我們蔡副院長所講的就是說在他擔任庭長期間,有這樣子在庭內有就是推動落實501條,我覺得這個是大家真的要值得肯定的,因為這個真的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刑事庭法官真的不多,所以蔡副院長剛剛提到這一點我覺得大家應該要先給蔡副院長一個掌聲,因為這個真的是算是一種楷模,那那個剛那個薇君委員提到的這一點的話就是說我相信蠻多法官是會願意抵啦!但是就像我剛講的就是有的時候不是法官個人可以決定,因為同樣的案件,如果他不是附民的型態,他是一般民事訴訟的型態,事實上法官是可以獨任一個人就判掉,但是因為他的型態上就是附民,所以就必須由三個法官合議庭,就是原來判刑案那三個法官一起判,所以有可能法規上要鬆綁,也許就是說附民以後不一定要原來那三個刑事庭法官一起判,也許受命法官自己判掉就可以,因為你如果民事案件可以判,那為什麼附帶民事就不能判?我是覺得可能法規上還可以尋求鬆綁的空間,就是說如果可以獨任的話,我相信配合你剛提到的誘因,我覺得有可能會提到。

那至於剛剛主席所提到就是說是不是考慮修法把它改成原則禁止移轉,我要在這邊跟各位委員說明的是就是說修法可能不會太難,但是你修訂一個這樣的法律下來事實上是沒有考慮到就是法院第一線的這個狀況,所以有可能就是說就是為了達成這個使命,可能就會壓垮刑事庭的法官,那我覺得站在法官的一員,我也沒有辦法就是說這種修法很容易,然後當事者可能也很容易拿出來當作政績,但是他對司法的衝擊是非常大,所以我認為說可能還是要用鼓勵來代替說原則禁止,我會覺得這樣比較好,那如果我們鼓勵到一個程度發現大多數的法官都做得到的話,那其實在思考下一步也是有可能的,那特別是假如因為附民,我們刑事庭法官要自己判的話,原則上就會加重刑事庭的負擔,那勢必就會影響到我們人力的調配,就也許我們刑事庭就要配置更多的法官,那這樣可能就是還要通盤的來思考,所以這個部分可能就沒有辦法我們在這邊很簡單用那個二分法的方式就做成一個決議,細部還是要請求司法院再做更細部的規畫研究這樣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