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剛剛司法院對於再審的困擾,我想補充一點。剛剛講到司法院,聲音沒有出來,剛剛講到司法院對再審採開放態度,然後秉持兩個原則,一個是法安定性、一個是事實證據的正確性,我個人覺得司法院是值得考慮,如果要調整再審制度的話,可能不能只把法安定性跟事實正確性……,因為這個時候常常可能碰到的是正當程序的檢討,包括證據法則的錯誤,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釋字582號解釋,談到這個同案報告的自白可不可以當作定罪的證據。這裡頭,因為事實的正確性的話,可能要找到DNA說誰是真兇,才可以把現在的案子翻掉,然後為了法安定性就可能不翻;但是如果同時我們也認為,如果不把這個當成最終的價值的話,至少把它當作一個相當重要的價值,跟剛剛講的兩個價值可以相提並論的價值,那正當程序的價值跟基本權利保障的價值是應該不被忽略的,我在這邊特別提醒一下,就是再審修法的時候,是不是不應該、不只考慮法安定性的價值,跟事實正確性的價值,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