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在文貴法官補充前,我也接述一下,接述這個李籌委這個講法。其實在104年再審修法,420條、刑訴420條的立法理由寫的很清楚,就是說,再審的制度從在舊法時期的判例,就是說案件有疑,利歸確定判決,就案件有疑、即便有疑啦,在解釋上還是要利歸確定判決,那就是為了保護那個法的安定性,判有罪就有罪,不要去翻擾它,沒完沒了,會變成第四審幹嘛的。

所以在舊法時期的思維,確實有一個法的安定性的保護,那個確定判決的效力;但是立法院通過了這個420條的修法的立法理由,它翻轉了這個價值的重心,不是說那個法的安定性不值得保護,而是再審的更重要的目的是救濟無辜。所以,如果案件有疑,它仍然利歸被告,所以最高法院有若干的裁定在新法修正後就講的非常的直白,關於無罪推定的這個原則,在確定後仍有適用,但是如果是按照舊法的時候是沒有適用。那因為在立法委員的這個新的、修法的、立法的、新的、立法的這一個價值的選擇上面,在這裡又有很多、很大的不同面貌。

各位參看一下司法院提的這個報告,寫得非常清楚,104年之後這個制度的改變,對整個司法的影響還在發酵中,就是在案件的數量、開啟再審的比例,都已經產生一定的成效。但是那個時候只有單條修法,就只修了420條,並沒有把整個再審制度的程序保障、或正當法律程序完善化,並沒有,這是這個提案委員裡面特別提到,譬如他提到陳述意見權、聲請調查證據權、開庭,剛剛致豪講的,這個大體上就是在回應李籌委所講的,正當法律程序在定讞後的保障現行法是不足的,現行法改了420條是再審事由的調整而已,對再審階段的程序保障還是有些不足之處,我想提案委員的用意也正是在此,能夠、在這裡還有一些空間來改善。好,我們來請文貴法官來說明一下CCRC制度,剛好離開嗎?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