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只是想要補充一下那個,英國的這個所謂CCRC作為一個public body的定位,釐清一下所謂什麼叫做這個獨立幾權之外的機關,其實沒有這樣的東西。英國在八零年代的時候,受到新自由主義的影響,那所以它就在這個公部門組織的設計上採取了一個非常非常彈性的作法,那所有公部門的任務的行使,它都可以把它從傳統的部會組織切割出來,那一種是成立所謂獨立的機關,一種就是成立非常非常多的所謂的public bodies。那這些public bodies它行使的是原來的公部門的任務,沒有問題,所以它可能是行政、可能是司法。那這個public body在我國的翻譯就是行政法人,但是我國引介進來的時候,那因為當初引介的時候我也有參與一些討論,那我們把它理解為一個比較限縮的,就是只有一些服務性的、給付性的那些行政的內容,才以行政法人,這些public bodies的方式來實施。所以大家想到的public body就是,譬如說像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啊、音樂廳啊、演藝院等等這些,但事實上作為一個最早開始實施這種很彈性的這個公部門的行政任務的組織方式的英國,它在很多很多的這個公部門的任務裏頭,都可以採取這種public body;那所以這個CCRC就是一種很典型的public body。

那英國在採取這種public body之後,它發現有兩個好處,一個是,就是這些public body還是行使的是公部門的任務,可是它有兩個好處,第一個是這些public body它在用人上可以比較彈性,所以它不一定要用,如果這個public body如果還是在原來傳統的部會的話,就只能用傳統的部會的公務員,不管它的任命資格是行政或司法,但是在public body它就可以用比較彈性的用人,這是第一個。那第二個,它的經費預算也還是由這個公部門來編列,然後要經過國會的審查,只是它在用人、預算的實施上也可以比較彈性,所有的這些public bodies都必須要每年到國會來報告,那它的預算所有公部門任務使用的情形,這是第一個。所以事實上,這只是一種比較有彈性的公布門。

那我剛剛一直講公部門,我不講行政,因為在我國行政嘛,它就變成行政、立法、司法,事實上公部門的任務,政府本來就包含行政、立法、司法。那所以英國在公部門的任務上的實施,它可以採取這種public body比較彈性的方式;那因為它還是被認為是公部門,所以它可以行使本來行政機關所享有的調查權限,但是這樣子的public body要行使公部門本來有的調查權限的時候,必須要在這個public body的organic act裏頭去特別的名列它。但即使沒有給它調查權限,它也會被認為是公部門的一環,只是它在這個人事跟預算上比較有彈性。

那另外還有一個說,英國在八零年代開始,到現在它還是持續的,那採取的這種比較有組織的設計方式之後,它也發現了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好處,是這些public body的獨立性。我剛剛講到,這個所有的這些public body它其實都需要有一個organic act,然後它在聘人上、它在預算的行使上,可以比較有彈性。那當初英國最早設立這些public body的時候,本來想的是要這個,因為受到新自由主義的影響,減輕政府的負擔、活化行政效能;那後來它其實發現有一個很意外的功能,就是因為這些public body獨立於原來傳統的行政部會組織之外、之後,那它的獨立性也因此可以確保。不過這種獨立性還是要來自原來它的organic act裏頭,那誰來聘任它,然後這個它的獨立性、獨立行使職權,不受政治或其他的干預,還是必須要寫在原來的act裏頭,這補充說明。

那另外,這種所謂的獨立性也不表示它的預算、它的任務不需要到國會報告,這絕對不可能,因為所有的這些public body用的都是國家的預算,所以它還是固定,但它只是不是像內閣部會一樣,在這個質詢的時候,那必須要像所有的內閣部會這樣子接受一個很緊密的國會的監督,但是原則上這種國會對於它的預算、它的行使,那還是要做一個相關的報告。那其實我國現在獨立機關,像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在預算的時候,其實也是要到立法院接受監督,只是不是像原來行政院那種負責的那樣子的嚴密的監督。

那這裡也完全可以解釋為什麼英國對於這樣子一個思考要不要提起再審的公部門的權力的行使可以交由一個public body,然後它可以行使調查權,然後,但是它的決定不會拘束司法,但是提起、要司法來考慮這件事情,這個是在公部門的權力、它的organic act可以去規定的;但是到底要不要開啟再審,當然是要司法決定的。那挪威我雖然了解沒有那麼深,但挪威也是一個在公部門任務的組織上的設計非常彈性的國家,那只是這兩個國家因為都是議會主權,所以沒有這種東西叫做完全不受、什麼獨立於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的憲政設計,其實沒有這種東西。那只是它在具體的設計上,它要確保這個權力的獨立行使。

然後我最後想要補充的是,這個北卡,北卡因為它有它的歷史,那我想孟華應該很清楚,因為它過去在這個,它作為南方的州,其實很多冤案是有種族的問題,那所以他們在經過極力地想要反思去解決這個問題。那但是北卡作為美國的州,或美國作為一個聯邦國家,它其實在比較憲法上,它都是屬於司法權,那比較獨立,而且司法權自己負責自己的司法行政的這個憲政制度的設計。所以在北卡的這個設立裏頭,那,我只是不希望今天的討論案變成說,好像要有一個CCRC要獨立於所有的權力之外,沒有這種東西,憲政上沒有這種東西。那這個美國北卡的這個州的設計,它是司法權底下所授權的一個委員會,那也因此就要看這個司法權,因為司法權本來自己行使再審,那所以我現在為了要強化我的權力的行使,我授權一個獨立的委員會,來幫我行使、思考這個東西,那它跟我之間的拘束的關係當然可透過,那因為美國的司法自己也行使司法行政權,那所以就可以透過這樣的機制來處理。我只是想要補充說明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