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針對第二個問題,就是我認為說我剛剛講的那整個負荷的問題,我不只是在關心法官的生活等等,我更關心的是決策的品質,那這個決策的品質呢,我認為他會跟案件量是……怎麼講,不是法官告訴自己說我要花百分之兩百、百分之三百的努力,每天給自己精神打氣最後就會有個好的結果。這個決策品質他是有個物理上的限制的,可以這樣想啦!是有物理上的限制的,就是每個人每天就是能夠做這樣子的事情,那法官有沒有家庭?有阿。會不會跟女朋友吵架?會阿。那會不會影響到他處理案件的能力,我認為都會因為這個在心理學上應該不用……,就是都是很明確的事情。

所以我剛剛講的那個重點是希望我們制度面可以給法官一個良好的決策的環境,給法官一個好的決策的條件,而不是陷法官於不義。法官當然可以告訴自己說我要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努力,但是如果法官今天選擇說我不要像過去那種以武士道的精神在辦案的話,那我用我正常的,維持我正常生活品質就可以辦案的,我一樣可以辦出好的案件,這個才是我剛剛講的那個重點。那關於那個就是……,不好意思因為剛剛一直在想第二個問題所以第一個問題就沒有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