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想請教金教授跟院部喔,因為剛在提的部分其實我個人對於說開啟一個新的這個多軌的情況之下,然後多了一個這樣一個平冤管道,我個人持開放的態度、也是贊成的。但是我剛才其實有個疑問就是說剛才在金教授報告的時候就是在問答的時候有提到關於就是說好像申請的件數在英國的話是兩萬多件,然後當年通過大約是三十多件,那我看到今天的報告、院部的報告資料裡面,就是提案的資料裡面其實就我目前這個再審的案件,聲請的件數喔跟開啟的件數……我們以100年的這個二審終結跟開啟的件數來看的話,它比例大概是在千分之三左右,那這個是我們隨便挑一個年度來看,那在比較上剛才金教授所提到的這一個部分件數比例來看的話,大概是千分之一點五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喔。

那其實我個人想要提問跟請教院部跟金教授的部分是因為在這個制度我說坦白話我個人非常的陌生以及不了解,那當然我們大家對於平冤、除錯都有非常大的熱情跟期待,那但是其實剛才金教授提到的說法官的負荷過大、或者是在這當中自己包括剛才許大法官說到的說除錯可能自己校五次也校不出來、致豪講的這些……我們都承認,但是這個相同的狀況在這樣子一個外部機構裡面,它也可能相同的都存在在「人」的上面的問題。那說坦白話,我比較想提問的是想是不是院部跟金教授這邊可以給我們一點了解,也就是說關於這個機構它運作、它在也運作得相當……在各國運作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那它的擅長之處在就這個部分跟所謂的原來的司法單位所能……這個多軌所能,在這方面可以做的平冤的這個部分,它的不同處在哪裡、跟它的特長處在哪裡,以及對於這個比例低的部分,它的原因在哪裡?那另外它大部分會通過或建議的,提出再審的大部分理由有沒有做過、有沒有一個歸納可以讓我們去稍微理解一下這樣子的一個運作跟機構,這是我以上的提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