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也沒那麼狹窄吧?李籌委的意見呢?聽起來李籌委的意見是這個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也會延伸到定讞後的保障啊。應該沒有侷限到只是在審判過程中的正當法律程序保障。執行都有正當法律程序保障的問題才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