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拘束力但是還是法院要開啟,所以要司法權的行使的這個主體並沒有任何的改變。所以權力分立沒有任何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