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先確認一下那個問題的本質。我剛才聽那個黃理事長,或是我們執行長,好像都講的是「補償」的事情,那李籌委他講的是如果是國安法的第13條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