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先提醒一點,就是國家賠償法13條,解除的是國家賠償責任,豁免的是國家賠償責任,沒有豁免相關公務員的個人責任,各位如果去讀釋字228號解釋裡面,劉鐵錚大法官的不同意見書,就可以看到,他早就把這件事情講得很清楚,其實是我們法律人自己的思考誤謬,以為那條就豁免了公務員的責任,其實那條豁免的是國家責任,反而留下了公務員責任。因為民法186條說公務員的賠償責任,要以不能以其他方法求償為限,結果現在豁免了國家賠償以後,反而使得186條向公務員求償的責任條件存在,所以如果要有利於當事人可以得到平反、得到他應該得的賠償,其實要讓國家賠償的責任回復才行,而不是要去追究公務員的責任。這個各位應該去仔細讀國家賠償法13條裡面的這一個矛盾。

那我剛剛特別講到,因為你今天不管怎麼立法,當事人今天如果把那個案子平反了,平反了,我回來以後,他如果要請求賠償,13條還是擋住了,現在13條擋住了,我們難道希望他是去請求那些公務員個人賠償嗎?還是應該是請求國家賠償?那如果是讓翻案的話,其實是讓翻案跟賠償分兩個程序進行,我是非常實務的出身的看法的,我認為直接修改13條之後,所有的翻案跟賠償都可以在一個案子裡面進行。因為當你去請求國家賠償的時候,一定要回去檢討那個案子原先有沒有判錯,或者那個案子是不是不該存在?所以真正的……在我來看,如果不談國家賠償法13條,我們今天這些所有的提案都沒有辦法、都沒有真正解決問題。而國家賠償法現在最讓公務員擔心的,從第一天,13條的立法就是錯誤的,覺得說那條就是豁免了大家責任,其實沒有,豁免的是國家責任,反而是讓公務員的責任存在了,我今天如果把話講清楚,今天這樣講清楚,知道的人全部都可以用186條請求賠償的。我想這應該不是司法人員希望見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