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部分烱燉委員有跟我討論過,那也站在司法院的立場跟政治上一些敏感度的考量,那能夠理解,那應該要用什麼方式?因為在此之前沒有以棄權的方式,個人的選擇啦,要嘛反對要不反對,要嘛就棄權。

那因為昨天我在看世界人權宣言的一個法制的書,滿好看的,就是那個世界人權宣言是怎麼被形成出來那個過程,那……欸對,那個當時人權委員會的主席就是羅斯福總統的夫人,那……是,然後在最後的時候,當然那個時候還是在很動盪,國際的形勢很動盪的狀況底下,是一個折衷出來的版本,不過蘇聯還有一些東歐國家還是對這樣的一個宣言有所保留,但是他們不反對,但他也不支持,所以他們是用棄權的方式來表示,那最後除了棄權票以外,其他就是全體同意通過,所以這也是一種形式啦齁,所以給大家做個參考。

好,除了烱燉委員的意見以外,其他各位委員有沒有對這個議案有意見的?補充或表示,嵩立委員還要多久時間?還差不多了?來,松廷委員,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