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因為提案的時候沒有特別去想到,就是說回歸到戒嚴法本旨的這個途徑,那這個部分的話,關於回覆通常司法途徑的上訴,是不是能夠邀請司法院這邊對這個部分先初步的表示意見?那特別是這個可能又會涉及到很現實的這個,實務工作上能不能那個勝任或者是負荷這個工作的這個問題。

那個,廳長表示那個,我們先……那我們等一下再請司法院來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