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集人、各位委員大家好,那關於涉及到這個戒嚴時期的這些案件的轉型正義到底應該怎麼樣去處理的問題,那司法院這邊的意見大概有兩點,第一點其實這個議題它涉及到的是,真的是一個比較高度政治性的議題,那這種比較高度政治性議題的話,那司法院的立場基本上是比較不去表示意見說我們同意採取什麼樣的方式,也就是說,完全看委員這邊的討論,或是將來說,立法院將來做成什麼樣的決議,司法院沒有,在這個地方沒有一個特別的意見。

那第二個部分就是說,因為這樣子的一個案件,它涉及到不是司法的問題,最重要它還是跟戒嚴時期的軍事審判有關的,那可能跟國防部,他們那邊也會有一些相關的關聯,所以司法院在這個議題上面的話,基本上的態度是不去做一個特定立場的意見的表示,那就由委員們來討論,做成決議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