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戒嚴法認為那個戒嚴是特別法制,所以解嚴之後就要回歸正常法制,所以是給所有的已確定案件一個上訴的機會,那只是國安法把這件事情擋下來,而大法官竟然認為它是合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