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的問題也有高度政治決定的問題阿,比方說司法自治權阿,對不對?原民的領域阿,這是一個人權問題,那對於人權問題,會把它跟政治性連結,這比較像是在,像中國大陸,中國那樣的國家,我想全面的問題就是,白色恐怖的陰影還沒有遠去,是不是?我們對於所謂的人權的問題,沒有自信從人權上面去解決,放在這一組就是人權問題阿,那這個時候會去思考其他的因素,這一點正好是轉型正義的艱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