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就是如果我假設就是說,有人他的證據保全比較清楚,然後他的財產是被占用,那他希望透過法律途徑來進行,我覺得應該是給他這個,恢復他的這個權利,那如果其他的人,可能不是這樣的情況,他要的是真相,他要的是究責,那他就可以走那個第二個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