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個我們談這個被害人保護,或者是像剛剛講的這樣的例子,這個討論重點,我不是說剛剛談那個題目沒有意義,我覺得有意義,但我覺得討論的重點應該是在講這個數字之外,應該講到怎麼體會被害人的感受的問題,那特別是在今天請求被害人請求被害補償的場合,或者被害賠償的場合。因為去……一種態度去談計算金額到底合不合理、多少,這一件事情其實被害人我想介意的不只是那個錢數的問題,還是他的苦處有沒有得到……那個……排解或者是同理心,那我不曉得我們這個中間我不曉得可不可以今天談司改要談的一件事情是,對於處理這一類案件的法官或者是司法人員,值得在這個部分得到更多的提醒,用……要有一些特殊的……的……的養成、的教育,去了解說處理這樣的問題真正要處理的東西是什麼,可能不是那個錢數的問題。

我想在法庭上去跟當事人講說哎呀你這樣的錢其實是我給你的還蠻多的,你知道德國是多少錢我們是多少錢,這都是有道理的,但問題是選這個題目講的時候,聽的人是什麼感覺,就是剛剛在王薇君先生……委員身上就出來了。我覺得我們今天談的就是說,處理這樣的案子的公務人員,或者法院人員,他應該有什麼樣的認知,這個可能是我們,或者用什麼態度,過去可能欠缺的是這個。

錢數不是問題,錢數可能是一個要談的問題,但我在我來看錢數其實不是唯一的問題而且可能甚至不應該是最主要的問題。而且原來的那一些規則也許並不適用,譬如說我們剛剛王薇君委員講到的這個題目,其實我們學法律的人都知道講精神損害賠償是要考慮雙方的,其實後面是有兩個字的叫地位的,經濟條件、地位是有的,你去看教科書上都有的。像這兩個字其實教科書上就應該抹掉的。好就是說這個這其實是要檢討的,但我們把它當作金科玉律而且很多年,而且認為那是唯一的問題,其實在我們的法學教導裡面好像賠償精神金錢賠償是唯一法律能夠給的賠償,那這正是我們今天要談談的問題。我們講這一個……談今天講什麼叫做被害人的正義,我們傳統上就是兩件事情,一個處罰就是正義,報償就報復就是正義,賠償金錢賠償就是正義,但是今天法律制度真的是這幾樣東西是不夠的。我們今天談司法改革我覺得我想要談的是這一件事情,而且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認識到這件事情,而且應該要讓我們法律體系裡面的人認識到這件事情,至少這是這些年來我進入這樣子的討論中間我自己的體會跟學習,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