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籌委我一個提問,致豪等一下,因為提案的案由二有提到說因為現在考慮到教識……教育知識程度,社會經濟地位所以她三千到五千可以按照這樣的一個差異的條件,做讓法官來裁量他那個數額啦,你剛才說數額也是重要,更重要是那個態度問題,那個態度問題我就先不提了。那現在的提案的案由二是要幫他相等化,那一般我們在觀念上依不同的條件而差異化,有一個合理的差異的話反而是平等,全部的等額化會不會違反平等原則呢?李籌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