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我覺得這個,對不起比較俗一點,就從金錢的部分開始談。我覺得這裡面應該有兩個成分,一個成分是因為這個人待在監獄裡或者不在監獄裡而沒有辦法去工作,所以他有一些物質上面的損失,這個損失應該予以補償,這是一回事,另外這個人,因為他被起訴,所以他在自由精神跟名譽上面所受到的危害這個部分應該予以賠償。所以我認為補償的部分我們或許可以容許,因為他原先的這個收入而會有不同,但是賠償的部分絕對不應該有所不同。但是我們目前的這個金額,看起來我們並沒有在區分這兩個部分,所以我建議應該要區分。那第二個回到這個是否公平的部分,我們要去衡量的部分是說,我剛剛提到這個補償跟賠償這兩個成分當中,何者為重?那我會認為說,如果我們把賠償的這個部分,就是精神、自由跟名譽的損失看得很重的話,那相較之下,其實我們在補償那個部分所做出來的差別,會是相對來小的,所以整體看起來,他還是會有不同但是其實如果我們把重點放在賠償的時候呢,我覺得那個金額可能早就超出我們現在法律上願意提供的金額,所以最後看起來會其實是一樣的,因為我們現在的賠償是不足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