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講一點跟錢有關。大概是兩個月以前,經濟學人裡面報導就是有關冤獄賠償,德州一年賠八萬美金,所以你一天算下來是遠遠超過我們這邊數字,就是美國那樣的國家。就是當然每個國家賠的金額不一樣,也賠很高,像德州那樣,美國當然不只德州這樣子Kansas大概也要朝這個方向走,就是那個冤獄的賠償。

另外我同意這個我們致豪委員講,就是我們國家應該有無過失責任這樣的idea。我們在商業裡面,我們對於很多商品,其實我們是課予公司這種無過失的責任,那國家做為一個集體,當然也有這樣一種可歸責性,無過失的可歸責性。所以我是覺得應該賠償是比較恰當的概念,我就補償其實是國家對他的人民之間的態度,是我是覺得有問題,就國家不會錯。如果公務員沒有錯的話,國家就沒有錯,我覺得這idea是不對的。

另外回應一下我們召集人提的問題,就是說到底這個差別對待到底公不公平的問題。我是這樣看的,就是說這邊有龍綺委員提出來。這邊有一種我們目前的做法裡面有一種階級歧視的嫌疑,我不要說立法者一定有這個意思在,但是這個法律定在這裡是有這個嫌疑。那你說一律均等化,那對於那些所謂的所得較高的人來講,會不會他們覺得不公平這個我想是召集人心裡面想的啦。就你一天賺很多錢的人,如果賠的額度是一個額度的話,都不分的話,可能賠的不足,可以有這個問題。

所以我覺得這邊的解套我覺得是可以這樣來想,為了避免有所謂階級歧視的這個嫌疑,你可以把我們這個社會的人均所得當作一個標準。那如果你如果看一個人她的所得不到這個標準的話,你至少以這個額度來賠他。這表示是至少是我們這個社會每一個人如果不曉得彼此的收入是什麼樣子的話,一個平均數代表是你可以說同等對待每一個人。至少那個門檻在那裡。你的收入不到那個門檻就用這個門檻來賠,表示我並沒有歧視你,我把你當一個平均的一個個體來看待。那高於這個水準的人我們如果要賠到一個我們覺得恰當的一個額度的話。那是可以往上加我覺得是沒有問題的,否則那收入比較高的人會覺得他沒有受到公平的對待。所以也許也許在考慮修改這個賠償的額度的時候可以以人均所得做一個最低的門檻,至少每一個人要賠那樣多。那如果說你的收入的確是遠遠高於這個的話,那可以往上再考慮。我覺得這是一個避免歧視的一個然後同時又可以讓我們說,損害較大的人應該得到較多的賠償。這個idea也可以同時落實的一個我們可以考慮的一個方案。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