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這個賠償的部分,我看了幾個國外的案例,好像看起來都跟各位所提的那個數字相差太多。我看了一下在2016年,那麼美國innocence project他們查出來說,當然不是他們那個啦,這個案件裡面其中一個,那麼是因為毛髮鑑定錯誤而造成一個冤案,關了27年。那最後賠了那是DC就是美國首府。那個單位那個政府賠了一千六百萬美金給這個當事人,關了27年。那2004年,美國FBI做錯了一件指紋鑑定案件,那是馬德里爆炸案,那關了兩個禮拜,好那這是律師被關,賠了兩百萬美金。所以跟這個剛才所提的一天或一年八萬或六萬或是多少錢其實是相差太多了。那我在這個地方看到一個他們為什麼要賠償這麼多。或許是跟他們這個制度上希望說除了對當事人有所補償之外或賠償之外,也要讓這個制度就是說鑑定錯誤的話,對當事人來講,所謂當事人是鑑定的當事人,就是說執法機關、司法機關或鑑定機關。這個鑑定人可能以後你沒辦法再執業了。

可是我們看到我們這邊的鑑定錯誤,還繼續在執業,那繼續在執業,這個鑑定機關還繼續在營業。那我上次提到一個例子就是,在我們台灣鑑定錯誤的還繼續在做,我們不知道有沒有就是說司法單位有沒有告訴這個鑑定單位說,你這個案子鑑定錯誤或是你的解釋有問題,讓我的法官在讀你的報告的時候誤導了。

所以造成這個錯誤,那你們現在有沒有一個改正的一個措施?那以後讓以後這個這種狀況不會再發生。所以像這種狀況其實在國外他們是,可能是這個是當事人年收入的幾十倍幾百倍以上,那我們在這個地方呢是以他的工作所得,或是底薪或是怎麼樣來去計算。這個對於這個政府單位做錯了這個單位一點警惕都沒有。對於這個鑑定人一點警惕都沒有。就這個鑑定人還可以繼續在做,這個法院也會覺得說,無所謂因為我判錯的話對這個人最高最高目前來講賠償最多的就是江國慶的案子。就一條人命一億。可是關了27年這個是一千六百萬,一千六百萬算起來是好幾億,所以他們對自由刑的約束他們甚至於比我們高出太多了。

所以我是覺得不管是國家賠償或補償法,對於錯判或誤判這件事情來講,應該要讓應該要賠償的金額應該大到讓這個政府或是鑑定單位,或是這個個人覺得說我只要錯一件案子的話,我賠上一生的生命,就跟這個當事人你誤判的這個當事人一樣。然後這個政府機關呢如果你做錯了這件事情的話,你可能這個法院下一次下年度的預算,就會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制,可能就開不成了。如果你有這樣子的一個機制的話,那我相信每一個法官檢察官或是司法人員,那麼都會非常警惕。如果把這個觀念或是這種的這種高額的這個賠償機制引進來的話,那說不定會有一些警惕的作用啦。我是想說金額的部分其實是蠻重要的,而且少數的金額是提不起大家的這個興趣。應該是狠狠的這個讓這個當事人有所警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