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綺委員這裡提到一個觀點,這個這樣的一個制度的改變,有沒有可能在政策上產生回朔效應。就讓前端在諸多作為上面更趨於謹慎,因為後果很嚴重。那剛剛念祖籌委提到那個事例。我認為值得各位在往下下一層想,就是說國家在對待人民的責任,法律的責任上相對是嚴峻的。比如剛剛這個許籌委講的話,甚至要拿命來道歉。或是有我們在很多的賠償裡面是有懲罰性,那在美國的思維底下,俊億委員有提到很多罰那麼重的原因就是說,重到讓你感覺到痛。你沒有痛就沒有感覺,因為反正你就沒有付出足夠的代價,而不是損害填補。現在的制度在損害填補就是你工作所得多少,損害的我填補你,那精神賠償還被包在裡面,剛剛這個秉慧委員講的。所以這樣的制度的不彰,也有可能讓前段的人,相當程度會率意,就是說OK好這個事情,最後嚴重的情形怎麼樣。那我還有聽說說像這種刑補還會要求法官寫報告的,我這個有沒有聽說。錯了,這我不曉得。是不是要寫報告之類的?沒碰過,如果這樣是不是很好啦,我這樣講如果有那希望是我已經誤傳了。要說明案情或怎樣,那就這不重要了。就剛剛那幾個點,那各位都可以做一個再往下思維,這個討論才能夠提升它真正的價值也不一定。來致豪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