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按照這樣的等差法的話,可能大家思維……剛剛很多委員提到就是說,如果現在的賠償是寓有精神上賠償的數字在裡面的話,它等於是貶義的,以他這些地位、經濟條件,貶義的他精神賠償喔,這有一點危險。你如果說在工作收入上面大家有一些等差,我們剛才有講到,不一定是不平等;但是因為你就把它包含了精神賠償在裡面,但是精神賠償沒有再變額外地單獨評價狀態底下,它被包在那個數字裡面的話,確實實踐上會產生等差。這個人如果是因為這樣……只是主要是用那些客觀面,精神賠償很難有一個客觀標準,那用那個客觀標準來定它的數字,又告訴我們說那個數字裡面包括精神賠償的話,那形同是這個人在精神賠償上的價值被差別待遇了。而這個差別待遇的正當理由,看不出來,因為絕對沒辦法用他的社會、經濟地位來把它正當化,這個是看起來是有這個問題存在的。來,李籌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