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那我很快簡要說明,既然兩個籌委對指認程序的實務做法,大抵上如果是以警政署所頒布的指認規範來看的話,那沒有那麼差,比如他要求不能單一指認、不能有汙染、應該列隊,這個都有,那實際上到第一線這個規範並沒有被落實的原因有很多理由,比如空間,哪裡來一個指認室?每一個地機關要找六個人來做列隊指認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大概現在我們在處理的案件裡,我只約略看指認錯誤的案件真的有若干,那只有非常少數到目前為止,我只看到一件做列隊指認,但那個列隊指認即便做了還是產生一個重大的問題是六個人裡面只有一個人上手銬、帶腳鐐,那個是真實的,那個影像非常的清晰,有人在指認都有全程錄影,但是被指認出來就是那個戴手銬、上腳鐐的,那這個沒有辦法就是說它是列隊指認,但是它顯然是汙染,那林金貴案如果是……林金貴的案子簡化的講它是做相片指認,那相片指認是用四張同時指認,那四張裡面三張是大頭照,只有一張林金貴是被銬在派出所的相片,那一樣就是它被突出化了,它就很容易被指認出來,林金貴的指認是如此。

那麼還有很多的指認就是單一指認,就純粹單一指認,單一指認就是拿一張相片告訴你這是誰,那就指了,或者有些還是警察局傳喚到案以後拍的相片讓他指認,有些不是,就直接調口卡指認,那各位知道口卡是你什麼時候的相片,就看人了,就調口卡指認也有,所以對指認程序的操作的規範,在第一次的過程裡面沒有落實,那指認的證據有一點特別的地方在就是說它非常的珍貴,它幾乎只有一次成功的機會,你那一次沒做好,後面做的事實上沒有效益了,你想想看他在警察局指認某個人以後,他已經產生印象了,你再叫他到檢察官那邊指認一次,他就再指認原來那個,所以指認的法則有一個叫做禁止重複指認原則,所以你到法庭上交互詰問不是在考說你指認這個當庭的被告是不是就是那個兇嫌,而是在審視那個指認程序的規範有沒有被遵循,因為他就是沒有監視器,沒有相對客觀的證據,他就靠人的記憶去,所以人的記憶會產生很多剛趙教授講的很多偏誤,所以在國外對指認程序的那個改革是非常不斷的在做的,那我們是第一個法規面沒有跟上,因為法規面是還不錯,民國90年就有的規範,但是沒有跟上,沒有跟上那個實務面又落後更多,所以就造成現在有若干件這種指認錯誤的案子,就剛剛講的六大個類型裡面,目擊證人指認錯誤在美國也是高居第一名,那當然在現在,我們現在監視器覆蓋機率高情形底下,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也不盡然,我們觀察裡面還是會產生這種指認的問題存在,那如何把這邊完善化,避免這種類型的案子產生錯判,這是趙教授提出來的一個重要的一個建議,那各位……是,李籌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