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把那個位階提高其實……因為談那個位階是不談那個實質問題,其實是法官認為那個位階才是最重要的,那個實質的道理不是最重要的,看起來其實是法官對於這些問題的認識到什麼程度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