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關於目擊證人指認程序部分那個冒號,然後下來那個小1改成是國字的壹,然後重新檢視那個先變成一個小1,對,重新檢視,並納入有實證基礎的什麼技術,指認技術嗎?還是什麼?指認方法,這裡的技術文字上,指認方法,有實證基礎的指認方法,指認方法與程序好了,那原來的2、3、4的部分,是把它包括在你剛講的就是說實證的……納入有實證基礎的程序,就不用再特別單獨再寫了,是這樣,還是要把它寫進去?怎麼樣?貼上去,那家豪回到它那個原來的提案文字,因為他現在PPT只用到一,應該後面還有2、3、4、5,他在貼的過程我問一下這個立法規範我們在這裡不處理,就是說方法這些是剛才講的法律位階的問題等等,就先暫不處理,因為那個看起來有點複雜,那個要放在哪個位階如何處理是總之就是實務的操作上面要去注意這些事情,要注意這些事情,好,這一個第二點,是落實單盲施測,因為現在實施這一個指認的人沒有這個要求,所以警員如果在安排這一個指認過程極可能就是承辦警員,那承辦警員已經有鎖定某一個被告是被指認的人,因為他知道他心裡的那一個答案,如果由他來進行那一個指認程序的安排的話比較可能被汙染,因為他知道誰,他知道他所謂的答案,那或者是說比較有可能在這個程序裡面產生影響跟汙染,這麼說所以他變單盲就是說來安排進行指認的這一個承辦人,跟那個案件的承辦人,一般要被分開,或不應該知道所謂的嫌疑人是誰,那單盲指的是這一種情形,這都為了確保他的中立性跟客觀性以避免偏誤,落實單盲施測,實施指認程序的員警不應知悉嫌疑犯人選,這個文字有沒有建議?是不是應該講,應由不知悉嫌疑人之員警實施指認程序,倒過來,應由不知悉嫌疑人,不要人選,不知悉嫌疑人,應由不知嫌疑人之員警實施指認程序,這樣ok嗎?

好,第三,要求落實,要求證人在指證時即回饋與記憶改變的可能性最小,這個可能要稍微在白話化一點,找有什麼方式可以讓……我大概理解這個就是說那個信心度問題,因為這個文字有一點拗口,就是說如果我們對外界說明,可能不是容易理解,即回饋與記憶改變的可能性最小時,告知對自己指認的信心度,一般進行指認有特別告知事項,有一種告知就是說要告訴他裡面列隊的人,有可能有那個嫌疑人,也可能沒有,要告知他說,你能夠指認出來的這個價值跟你指認不出來的價值是一樣的,讓這個指認人不會心裡有壓力說我一定要認個一個人給你,或者他會說是不是我認不出人是我的責任,你要讓他心理上不要有這個負擔之類的告知程序,那這裡的告知指的是什麼?是,薇君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