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俊億委員跟我提到啦,就是說,因為我們不可能鉅細靡遺地把每一個情況都寫進去,能不能夠說提示一個大原則這樣子,那以後在立法或者什麼……我想,必要的時候可以徵詢相關委員的意見啦,我們不可能……當然,我們可以大致上把一些重要的列進去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