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其實……委員我想補充一下,就是說,我們之所以提第三點,是希望大家可以理解到說,不要把冤案或者是錯誤判決的責任,歸咎到個別的警察同仁、檢察官同仁,或者法官身上啦。因為坦白講,我們認為在實務上這麼多的經驗,極少遇到有這種所謂的司法實務工作者是蓄意地做這些事情的,那多半他們有各種組織上的因素,所以我們認為檢討組織其實比檢討個人要重要。這是這一點的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