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放在那個位置還是怪怪的,因為這一部分比較是在……老實講,你如果說以補償這件事情,它就有究責的味道在裡面了啦,但是國家責任啦,不是講是個人責任。但是這裡面它還是一個預防性的功能是,這些錯誤中學習裡面,你應該在整個改革的策略上面,應該比較專注在系統性跟組織性的錯誤因素的掌握、理解,或是去把它察覺出來。但是……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