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方可能是提到訊問或詢問的這個人員的問題。那可是在鑑定的部分,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比照這種方式,如果比照這樣的話,那我們真的是很鄉愿。在美國的制度,我不知道致豪委員提到的是哪一種類似的案、哪一種狀況。

在美國的案子,如果說有冤案的話,當事人是立即停止鑑定,他鑑定過的重新……這個案件重新檢討,然後呢,如果他再做鑑定的話,要重新再教育,然後再驗證說他可以、他具有能力的時候,才可以做。FBI我剛講的那個案例,指紋鑑定案例,外聘的專家是永不錄用,實驗室鑑定人員,真的是統統不能做。我上一次開會的時候,DC的實驗室被檢察官說,你的這個證據是解釋有問題,以後我不再送了,這個實驗室馬上就關門,然後關了十個月,再部分經過檢核,可以重新鑑定的時候,才開始慢慢開張。

所以其實對個人或是執行的這個人員,其實是滿嚴厲的,才有可能避免再審。而且大家才會因為這樣子,才會有所警惕作用,否則的話在這個地方,可能大家都會推給系統性的問題啦,那問題可能會更嚴重。